<ruby id="fz9jb"><var id="fz9jb"></var></ruby><span id="fz9jb"><video id="fz9jb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fz9jb"></th><strike id="fz9jb"><video id="fz9jb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fz9jb"><video id="fz9jb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fz9jb"></th>
<strike id="fz9jb"><video id="fz9jb"><strike id="fz9jb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
<thead id="fz9jb"><noframes id="fz9jb">
<th id="fz9jb"></th>
<ruby id="fz9jb"><video id="fz9jb"></video></ruby>
  歡迎訪問贛州稀土礦業有限公司官網!
搜索:

日本發現天量稀土意味著什么?

發布時間:2013-04-12 【字體大?。?a onclick="doZoom(16)" style="cursor:hand">大
    SMM網訊:日本在海底發現巨量稀土礦藏的信息震驚了我們,貧瘠的日本稀土儲量超中國10倍,這對中國來說,不僅僅是稀土格局的變化,更是折射了中國能源供應鏈的話語權危機。
    “中東有石油,中國有稀土”,這是鄧小平在1992年南巡時說的一句話。那時候我國曾經對稀土報以眾望,稀土的貴重性不亞于黃金石油,如果把稀土開發好,那么我們僅憑資源就能過上沙特式的生活。稀土之于中國,猶如石油之于中東、鐵礦石之于澳大利亞。但20年過去了,稀土給我們帶來了大把鈔票了么?顯然只有失望。
    按理說,稀土是個很重要的東西,被稱為“工業的維生素”。美國政壇對稀土問題非常關注,因為稀土在軍事上的應用超級廣泛。離了稀土,美日軍事科技就得抓瞎。當年的“愛國者”導彈之所以能精準攔截來襲導彈,得益于其制導系統中使用了約3公斤多的釤鈷磁體和釹鐵硼磁體,用于電子束聚焦;美國大力發展的偵察、監視和預警裝備,也得益于稀土科技的造就;當今我們能看得到的全球構建在集成電路之上的現代文明,都與中國的稀土出口息息相關。日本也是,絕大部分出口產業,以電器、汽車為主,對于稀土的依賴尤甚。
    這么重要的資源在歐美日這些國家里面,都是當成寶貝來對待的,甚至都不舍得開采自己的資源。中國現在是稀土儲備最多的國家,大約占四成,不過其他國家也有不少稀土資源。美國稀土探明儲量達到1300萬噸,俄羅斯1900萬噸,澳大利亞探明儲量500萬噸。但是各個國家的做法截然不同,1990年后,美國逐漸封存礦山資源,開始進口并囤積中國稀土,目前九成以上稀土由中國進口。日本稀土八成都來自中國。在獲得大量稀土后,日本并不急于用,而是將這些足夠使用20年的資源貯存在海底。而中國則是戰略上完全相反,或者說壓根在這方面就沒有戰略。中國以不到四成的儲量,卻長年以來供應了全球90%以上的稀土需求。
    不是說其他國家無法開采稀土,或者其他國家的稀土品質不佳,而是中國活生生將大量“比石油更昂貴”的稀土賣成了豬肉價,將美、俄等國的稀土擠出了市場。絕對多數情況下,中國的氧化瀾、氧化釤、氧化鈰的價格都低于2萬元/噸,相當于每公斤只能賣到十多塊錢,算起來真比同期的豬肉還要便宜。
    是誰在賤賣中國的稀土?是中國自己么?在中國眾多的稀土生產企業中,80%的為私營企業。既沒有彼此股權等合作協同,又沒有行業組織促成抱團。各個稀土企業都獨立對外出口,這使得外資企業能分兵突破,誰開的價位底就給買誰的。就是這樣,珍貴的稀土資源,任人賤價宰割,本質上是我們落后的產業化意識,唯利是圖的小產業思想在賤賣我們的珍貴資源。
    從國家層面來說,稀土觀體現的是一個國家策略。近幾年來,中國的各種商品出口,都頻頻遭到西方國家的反傾銷調查,光伏、家電、服裝等等,凡是中國產品價格有競爭力的,都幾乎被調查了,只有稀土是例外。美國人說過,由于中國稀土價格低廉,導致本國開采無利可圖,因此,美國國內的稀土礦就干脆關門了。要我說,西方這些信奉貿易公平主義者,信奉環境保護的人士,為何不對中國稀土實施反傾銷呢?
    這很顯然是一場歐美日發達國家對中國的陰謀式打壓。我們得承認,人家那時候早就從稀土這種經濟產物上看出了其戰略價值。美國、日本等國不僅花最少的錢,得到了最金貴的“稀土”。他們除了使用之外,更多的是將從中國進口的稀土埋入海底儲存,而反觀咱們中國,雖貴為“稀土王國”,卻在國際上卻幾乎沒有定價權和話語權。我們的國人一方面在驚呼中國資源如何匱乏;另一方面,各地都在為了眼前一點蠅頭小利,把僅有的幾類優勢資源,當成蘿卜白菜一樣大量地賤賣出國!并且為了創建某一地方的所謂出口創匯的政績,竟將某些我國特有的優勢資源,自己相互壓價,反過來去討好手持洋錢的外國人。
    而這筆賬還沒算完:中國在將稀土以廉價銷售出口,換取薄利的同時,付出了高昂的、甚至不可逆轉的環境代價:稀土的池浸工藝每開采1噸稀土,要破壞200平方米的地表植被,剝離300平方米表土,造成2000立方米尾砂,每年造成1200萬立方米的水土流失。有一家美國公司作過測算,美國生產一公斤稀土大概需要2.8美元的環境成本,而在我國則需要5.6美元的環境成本,這個成本甚至高過稀土價格。這無異于倒貼中國的環境去為他國的現代化做嫁衣。所以說,要真算起來,絕對是得不償失。
    對于稀土這種東西,我們不應該只停留在產業戰略或者壓根就沒有產業戰略,應該的是將此提到國家戰略的層面。中國是稀土大國,更要掌握市場話語權。當今世界發達國家對發展中的中國使用的是一種資源消耗戰略,它已經讓我們失去了太多太多。我們經歷了油價的一次又一次創歷史新高,我們還遇到了鐵礦石瘋漲的尷尬。需要進口的東西受制于人,自己多的資源一定要利用起來,不要為了一點利益就賤賣。要在稀土上建立定價機制,最眼前的是關于稀土元素的遠期市場,集成國內稀土行業,這可以用來增強在國際市場的議價能力。從整個產業格局來看,中國一直在開采和冶煉方面是全球相關技術的佼佼者,然而尷尬的是,這些技術,恰恰是特別在乎環境問題的西方國家所不齒的。然而在磁性材料、發光材料等稀土高尖端技術上,核心知識產權卻均掌握在歐美國家手中。產業鏈的延伸是不可避免的。
    另外,我們有個想法,西方能搞禁運,中國何不設立禁運標準。迄今為止,美國、日本、歐盟等發達國家,仍然對中國實施武器禁售,對一些高科技產品實施禁運制度。西方發達國家建立的禁運制度,從根本上而言,依靠的是技術的壟斷,這種壟斷的性質與資源礦產的壟斷和獨有的性質是一樣的。當年歐佩克就曾利用石油作為武器,反擊西方對以色列的支持,美國也曾經對蘇聯搞過糧食禁運。所以,無論從法律上還是道義上來說,中國完全可以憑借自身獨有的礦產資源,設立自己的禁運標準。這與西方國家利用技術優勢對中國搞技術禁運的道理是一樣的。既然西方做得,那么中國又何嘗做不得?
    這些年來,西方是很怕中國把稀土“當武器”的。當中國限制稀土出口時,西方就開始“驚詫”,開始渲染“中國威脅論“。2010年中日政治經濟摩擦加劇之后,一度,稀土出口成為中國有效鉗制日本電子制造業的關鍵,日本輿論將之視為中國對日本的“經濟制裁”。就在去年,中日釣魚島問題再度升溫之后,中國方面也傳出再度收緊稀土貿易的呼聲。我們應該掌握好這種武器的使用方法。
    稀土產業的布局,恰似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尷尬地位本身一般。從這個角度講,日本的天量稀土礦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在確定了“資源優勢”不復存在的情況下,中國相關的產業是否能再度被迫形成創新的潮流?這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問題。與廉價拋售稀有資源的行為相比,中國能否加入西方等掌控核心技術的隊伍中?而不再是以慘重的經濟開發為代價,卻提供不出高附加值的產品的尷尬結局。日本稀土儲備多寡的影響并非是絕對的,中國在新的經濟周期所需要做的不是對原有“中國制造”的抱殘守缺,而更應該是借助這樣的背景,展開一條新的“中國創造”的通途。否則,即便中國稀土儲量反過來超日本10倍,咱們最后也只能淪為“為他人作嫁衣”的配角。